新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農家寶妻 > 作品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三章

作品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三章

    隨后,他是半點余地都沒留的,指著那老板的鼻子罵道:“你個赤肚猴兒、兔孫、老鱉,你要愿賭服輸是吧,來來來,老子還怕你不成了?”

    說完,他直接就扯著嗓門開始吆喝附近正閑逛游玩的人過來,隨著烏壓壓的人群圍攏過來,本來還囂張的老板幾人心里可就有些打鼓了。

    不過劉書來顯然沒想過不認賬,而是把自個剛剛賭輸了的事兒和盤托出,當然這賭子兒的事兒也沒瞞著。

    “娘的,老鱉孫,老子的銀子也是你能惦記的!”劉書來氣急敗壞的跳著腳,隨后直接把兜里懷里余下的那些碎銀子跟百兩的銀票,拍在桌上,“來,既然要玩咱就玩痛快些,下頭四局誰求饒誰是孫子。如今老子這還有一個子兒,咱再賭幾把!”

    說完,他就狀似氣急敗壞的同林寶茹伸了手,“娘子,再給你家相公點銀子,咱不爭饅頭也要爭口氣,今兒非得讓他瞧瞧馬王爺的三只眼?!?

    邊上湊熱鬧的漢子聞言,轟的就笑起來,“我說劉大少,什么時候你都落到個同婆娘討銀子的份上了?”

    “就是說啊,你劉大少哪個時候不是一擲千金的主?前頭去畫舫買花魁娘子的初夜,砸銀子時候可還眼都不眨呢。怎的一成親,就連買子兒的錢都沒了??!”

    這話說的直白,雖然有打趣揶揄的,可更多的卻是看笑話的。

    林寶茹知道,在這個以夫為天的時候,女子多是依附于男子過活的。哪里有像劉書來這樣,大刺拉拉的在外同自家娘子要銀子的啊。

    奈何劉書來卻半點尷尬都沒有,他翻了個白眼說道:“說的好像你們家娘子不管著錢財似得?!闭f完,他又高興道,“不過你們家婆娘就算管著錢財也沒用,怕是你們這群孫子也討不出銀子來,畢竟你們家娘子可是哪個都沒我家娘子這般有錢生錢的本事!”

    說完,他自個就先樂了起來。至于那些對他嗤之以鼻的人,他是半個眼光都沒給。

    林寶茹被他灼灼目光看的有些臉紅,心里啐了一口,這人當真是半點顧忌都沒有。什么話都敢往外說,生怕旁人不知道他是個不管事兒的。

    不過看著劉書來嬉皮笑臉的模樣,她還是無奈的取了之前婆婆給的未花完的銀票拍在劉書來手上,順帶著狠狠的擰了他一把,“要是敢輸,你就等著看賬本吧!”

    劉書來嘚瑟道:“那你且等著吧?!?

    說完,他就一把將銀票拍在了桌上,“這是定錢,最后咱論子兒結賬?!?

    這會兒附近的男女老少,甭管是會賭的還是不會的,可都湊過來做見證了??礃幼?,還都知道劉書來的名號,可不是那老板之前猜測的那般,覺得這是個冤大頭。

    一時間,那老板還真就有些騎虎難下了。

    眾人瞧著言語隨意的劉書來,再瞅瞅剛剛還滿是兇相的老板跟他身后的打手,還有那桌上大幾百兩的銀票,一個個可不都沸騰起來了?

    尤其是人群里那些好賭的,眼下吆喝的可都聲嘶力竭了,一個個的拍著巴掌催促著那老板趕緊開局。

    而一些個在賭場上遇上過劉書來的本地漢子,可就有些同情的看向那設局老板了,“嘖嘖,得罪誰不好,非得在賭桌上跟老祖宗叫囂!”

    聽到熱鬧擠過來的張勛盛跟陳嶸,也擠進了人群,倆人一看那情形,就對視一眼搖頭道:“完了完了,來哥又要人孫子了?!?

    等著看熱鬧的陳嶸,還樂呵呵的抓了一把瓜子嗑起來。

    圍觀的人群越興奮,劉書來就越淡定隨意,甚至還有閑心小聲的哄起自家娘子來。

    而那設局的老板,可就冷汗連連了??啥嫉搅诉@個份上,他要是食言,那今兒的局也就白設了,到手的肥鴨子也得飛了。

    想到這里,他就隱晦的看了一眼自個養的那個專門賭雙陸的托兒。這人在賭場上可是號稱無敵手的,早些時候擲骰子也好,跳棋也罷,總是贏多輸少。

    后來他抽老千差點被廢了手指頭,還是自個設法尋了個人把他全須全尾的弄了出來。打那以后,他跟著自個各地尋場子找機會設賭局,甭管是坑的還是騙的,總歸是讓他腰包鼓了起來。

    所以,這老板從來沒想過自個尋得這位賭場上的好手會失手。

    眼下他看過去,也不是怕了,只是為著確認一下上門來砸場子的這小兩口,到底是個什么水準。

    他手底下那人揚了揚下巴,露出個不屑的表情,壓根就沒把劉書來放在眼里。也是,若不是劉書來玩的太爛,他也不能還沒半個時辰呢,就把人贏的就剩下一個子兒了。

    那老板看他的模樣,心里就踏實了。

    他看著被拍著桌上的銀票,心道原本就是想得些好,卻沒想到直接宰到了一只小肥羊。他既然能隨身帶著數千兩銀票,可見家底該有多豐厚,若是能玩完余下四局,少說也得再能贏上幾千兩。

    想到此處,他就笑道:“既然這位少爺有這份心,那在下也不能攔著不是?余下四局,咱們就挨個來?”

    “費什么話,趕緊來,這回老子一把一個子,咱十個子兒一局?!眲鴣韰挓┑臄[了擺手,回身就又坐回了原處。

    至于林寶茹,他也沒忘了拉一把。相較于之前,這回他還特地把林寶茹的板凳往自個身旁拽了拽,務必讓自家黑心蓮緊緊靠著他。

    接下來,自然又是投擲骰子走馬。原本總能得了比劉書來多的點數的對手,此時卻運氣全無。而劉書來這邊,渾色混江龍,紅色順色滿園春接連不斷,便是最差的都能穩穩壓對方一個點。

    至于那黑白馬,更別提了,但凡他能多走一步,總會把對方向外的路子堵死一條。

    不過片刻,對劉書來這小菜鳥一直不屑一顧的各種老手,可就滿頭大汗失了冷靜了。

    第二局,毫無意外,劉書來得勝。

    于是,他手里孤零零的苞米粒,就成了雙數。

    接下來,第二局,劉書來直接把兩顆苞米粒全壓上,就跟對方做對賭。所謂對賭,就是自個壓雙,不論輸贏都會用雙倍籌碼。

    說起來,這也是街道上慣是喜歡用旁門左道贏人錢財最喜歡用的手段。不過現在碰上劉書來,倒是讓他們頭一回感覺到刺手了。

    本來是氣勢洶洶的賭局老板,此時面色慘白,只能勉強說幾句好手氣的話。安卓

    而劉書來則舒了一口氣起,笑著戳了戳自家黑心蓮的肩膀,自信滿滿道:“你就坐等著當姑奶奶吧!”

    林寶茹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嘆口氣道:“好好玩,別一會兒把咱的家底都輸光了?!?

    劉書來挑眉,有些無奈道:“這個時候,你不是該好好給我鼓氣嗎?”

    “我不鼓氣,難道你就會輸?”林寶茹學著他的模樣挑眉反問。

    劉書來難得聽到她對自個的贊賞,不由揚了揚下巴高興道:“當然不會,至少在這老東西這里,你家相公是想贏就贏的?!闭f完,他就毫不吝嗇的夸道:“看來跟我一道久了,你是終于發現我的厲害了?!?

    至少,不再質疑自個了。

    林寶茹徹底不想搭理他了,這人就是典型的蹬鼻子上臉,給點顏色就能開染坊。他怎的不說,在遇到他之前,對面那位也算是高手呢?

    許是在今兒以前,多少人都被他贏的傾家蕩產妻離子散的了。

    接下來兩局,劉書來都沒吝嗇過手里的賭注,最后生生把手里的子兒全贏回來,還讓對方愣是多輸了三十個子兒。

    可以說,除了最初那局之外,劉書來一回都沒失手過。

    本來那老板還只是臉色蒼白,到第三局的時候,已經是渾身冷汗呼吸不暢了。而第四局,他是有心阻止的,只可惜劉書來壓根不給他機會,就認著要按規矩來。

    那老板滿臉慌亂,生生看著自個引以為傲的玩雙陸的高手折在劉書來手中,而且還賠上了三千兩銀子!

    這銀子,他不是賠不起,只是......賠了以后,他可就真真算是傾家蕩產了。

    他頭一回后悔,在劉書來玩完第一局收手的時候,自個愣是把人留下。甚至,還想著......逼著對方拿銀子或是把賠上家眷。

    “這......這位少爺,夫人,是我有眼不識泰山說了混賬話,您二位別跟我計較?!蹦抢习迥艘话杨~頭上的冷汗,點頭哈腰的對著劉書來跟林寶茹賠笑道,“我這也是小本買賣,實在賠不起那么多?!?

    劉書來摟了摟林寶茹的肩頭,笑瞇瞇的看著那老板,意味深長道:“那若是我們輸了,賠不起,是不是跟你說幾句軟話,就能抹了賭債?”

    那老板瞬間卡殼,這話實在沒法答啊。但凡是應了,那就是砸了自個的招牌,甭說日后了,就是前幾日坑的那些人聽到消息,怕是都要堵了他們討回銀兩了。

    甚至,往后本地的縣城州城,他們都沒法再呆。

    “您說笑了......”那老板咬著牙,打牙縫里擠出一句話。

    劉書來聞言,露出個疑惑的表情,“難道不是你先個跟我說笑的?”

    老板:“......”

    就在那老板刺柏了臉,眼前陣陣發黑的時候,劉書來已經沒心沒肺的把自個拍在桌上的銀票收了起來。

    許是拿回了銀子,他心情高興了,所以就大.發慈悲的擺了擺手說道:“算了,我也不是那種缺銀子的人,這樣吧,你只用還我五百兩銀子的賭債。余下的,只要你叫我家娘子一聲姑奶奶,我就當是我跟娘子給自家侄孫的見面禮了,怎么樣?”

    兩千五百兩,喚一聲姑奶奶,別說那輸的已經站立不穩的老板了。便是周圍湊熱鬧的人,都忍不住哄笑著吆喝起來。

    “劉少爺,少奶奶,你們還卻侄孫嗎?能吃能睡能花錢的那種!”

    “對對對,我也行啊,甭說姑奶奶了,便是親奶奶都能叫?!庇钟匈€棍笑著喊道。

    劉書來瞧了那人一眼,卻見那人胡子拉碴粗糙的很,于是滿臉嫌棄的撇了撇嘴道:“滾滾滾,老子還沒你這么丑的孫子呢!”

    他這一張口,就又惹了大伙兒一陣哄笑。

    到最后,那老板還是老老實實的對著翹著二郎腿的劉書來跟林寶茹喊了一聲姑爺爺跟姑奶奶......

    那樣子,可是憋屈的要命,就差要爆了。明明是惱恨的咬牙切齒,可面上卻只能點頭哈腰的賠著笑,就怕劉書來大口一開,紅口白牙的要他兌現賭注。

    事到如今,他也算是想明白了,自個是招惹上了地頭蛇了。旁的不說,就看他一吆喝,一群賭棍混子湊過來胡侃的模樣,就知道眼前的敗家子哪里是不諳世事啊,壓根就是賭場里的老油條了。

    這會兒,就算他不在乎什么名聲不名聲,真招呼了自個的打手逼著人認栽,怕也是做不到的。

    想到這些,那擺局的老板心里縱然有一千一萬個不愿意,也只捏著鼻子給錢了。畢竟,那會兒的經歷已經讓他意識到,見好就收多重要。若非貪心,在眼前這小兩口頭一局輸了的時候,自個拿了銀子就閃人,許還落不到眼下的地步呢。、

    現在要是他再梗著脖子硬碰硬,怕是事兒就不是五百兩銀子能了的了。

    于是,那老板不光叫了姑奶奶,還好言好語的把人送走。當然在把人送走之后,他是怎樣咬牙切齒,又是如何讓人打聽劉書來跟林寶茹,心里如何暗搓搓的琢磨著報復的,劉書來一概沒在意。

    想他混跡賭場多年,什么場面未曾見過,就這么點小兒科他自然不放在心上。

    總之,最后劉書來是滿足了,歡歡喜喜的拿了自個新贏的五百兩銀子,牽著自家黑心蓮要離開。

    “哎,雖然今兒出了口惡氣,可想想往后一整年都沒得玩了,心里又覺得有些不值當的?!眲鴣戆咽掷锏你y票塞給林寶茹后,就摸著下巴遺憾起來。

    經由今兒這一遭,這幾日怕是鎮上那些設賭局的,甭管是場子上的還是道邊里的,都不會再招待他了。要想再玩,恐怕還得要到明年過廟會的時候,再遇上這種打遠處來設局想坑人的場了。

    “這些銀票怎么辦?”林寶茹沒理會他的抱怨,反倒是愁起得手的錢財來。

    她可不覺得,劉書來是真想把這錢據為己用的。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重庆快乐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