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盛世大唐美名揚 > 正文卷 第一六四章因為你叫長樂啊

正文卷 第一六四章因為你叫長樂啊

    水晶之城火熱的售賣場景。

    讓整個咋暖還寒的春天,顯得無比火熱了起來。

    打破人們認知的一對琉璃酒杯七百萬的天價,被瘋傳的沸沸揚揚。

    這樣的具有轟動性,爆炸性的消息。

    自然躲不過李二陛下的耳目。

    “陛下,微臣有事奏報?!?

    百騎司統領王璞恭敬的施禮說道。

    “王統領,莫非是林家村少年郎的消息?”

    李二陛下交代過王璞,但凡是事關林然的事情,必須第一時間向他匯報。

    “陛下,確實是和林公子有關?!?

    王璞恭敬的回答道。

    “那便速速奏來······”

    于是王璞將水晶之城琉璃商鋪,今天剛剛開業第一單生意,便是一對琉璃酒杯七百萬貫的價格,被盧氏族長拍走的事情詳細的描述了一遍。

    “什么?”

    李二陛下聞言大吃一驚。

    七百萬貫。

    那可是國庫兩年多的收益啊。

    “愛卿意思是說這琉璃店鋪乃是林然的開設的?”

    李二陛下牙齒咬得咯嘣咯嘣響。

    這么大的一個買賣這小子竟然送給了王家。

    自己恨不得將他大卸八塊來沖洗心中的不忿。

    可是想起來自己答應過林然。

    不能斷了他的財路。

    可是,這下子分明是在斷自己的財路啊。

    自己還有五百多塊琉璃寶鏡沒有出手呢。

    你轉眼就開店了,而且還有什么琉璃酒杯,這么高大上的東西。

    這樣的寶物據說是天底下獨一無二的寶物。

    可是你不應該獻給朕嗎?

    朕才是這個天下真正的主人???

    李二陛下越想越生氣。

    越生氣就越心情不美麗。

    怒氣沖沖的走到了立政殿。

    “二郎,好像心情不好?!?

    長孫皇后撫摸著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微笑著開口詢問道。

    “觀音婢,朕,今天算是被林家村的小子給氣到了?!?

    李二陛下怒火未消。

    非常不悅的開口說道。

    “二郎何處此言?林公子不是已經返回林家村了嗎?”

    “緣何會氣到二郎?”

    長孫皇后不解的開口詢問道。

    “他竟然將琉璃的生意交給了太原王氏,與王氏合伙開辦了一個名為水晶之城的琉璃商鋪?!?

    “今日一對琉璃酒杯賣出七百萬貫的天價?!?

    “真是,豈有此理······”

    李二陛下心中怒火難平啊,就連跟長孫皇后說話的語氣都生硬了很多。

    “噗嗤···”

    長孫皇后聞言掩面而笑。

    “觀音婢,朕有那么可笑嗎?”

    李二陛下不悅的開口說道。

    “二郎,臣妾笑你竟然會生一個孩子的氣?!?

    “二郎難道忘記了,元正節前是長樂從林家村,用馬車拉來的六百面琉璃寶鏡?!?

    “二郎在顯德殿一舉拍賣出兩面琉璃寶鏡,得款一百多萬貫?!?

    “當初,二郎為何不想與林公子做這琉璃的生意呢?”

    “臣妾記得二郎可是說過,這些琉璃寶鏡留起來以后慢慢賣······”

    “二郎,臣妾覺得您自己錯過了與林公子合作的大好機會?!?

    “莫怪林公子與王氏家族合作,再者說了,王燕可是林公子的師娘?!?

    “有這層關系在里面,這生意也好成功,您第一面琉璃寶鏡,不正是王長遠五十萬貫,外加良田千頃的價格拍下的嗎?”

    “結果,二郎讓長樂給林公子送去了千頃良田的契約,卻獨獨沒有提及做這琉璃生意的事情?!?

    “臣妾膽敢保證,如果當初二郎讓長樂提及的話,這樁生意,任誰也搶不走······”

    長孫皇后用自己的睿智。

    一番話,一針見血,條理分明。

    讓李二陛下瞬間醒悟過來。

    “多謝觀音婢提醒,讓朕醒轉過來?!?

    “唉,朕,真是錯失良機啊······”

    李二陛下不無感慨的開口嘆道。

    “可是,那可是一對絕世無雙的琉璃酒杯啊······”

    “可惜了,朕竟然無福享用?!?

    “二郎,憑借這段時間臣妾對林公子的了解?!?

    “二郎,真的以為,是一對絕世無雙的琉璃酒杯嗎?”

    長孫皇后的話,讓李二陛下瞬間眼睛一亮。

    “觀音婢,你的意思是,林家村還有琉璃酒杯?”

    “二郎,臣妾覺得八成以上的概率會有?!?

    “而且不僅僅是一對兩對而已?!?

    長孫皇后微笑著回應道。

    “哈哈···哈哈···觀音婢所言甚是?!?

    “朕,聽聞觀音婢所言,豁然開朗啊?!?

    “朕,如今也覺得,他林家村必定還有那價值七百萬貫的琉璃酒杯?!?

    李二陛下的臉龐,瞬間便是陰轉多云,再轉晴天···

    變化之多端簡直是完爆六月的天。

    當然也完爆娃娃的臉。

    “父皇說什么林家村七百萬貫的琉璃酒杯???”

    一個精靈般的女孩雀躍著快步進入立政殿。

    正是長樂公主無疑。

    “長樂,你來的正是時候?!?

    “剛剛母后和你父皇,聊起今天長安城發生的一件大事情?!?

    長孫皇后微笑著注視著長樂開口說道。

    “母后,那大事情可是剛剛父皇提起的七百萬貫的,琉璃酒杯?”

    長樂快步走到母后身邊,抬頭注視著母后開口詢問道。

    “正是如此,今日長安城新開一家琉璃商鋪?!?

    “這可是整個大唐唯一的一家琉璃商鋪?!?

    “火熱程度可想而知?!?

    “結果,一對琉璃酒杯被拍出七百萬貫的天價?!?

    “你父皇聽聞這是天底下獨一無二的琉璃酒杯,有些失落了······”

    長孫皇后眨巴著眼睛,注視著同樣眨巴著眼睛的長樂詳細的訴說道。

    “母后,兒臣知道了?!?

    “父皇,母后。兒臣這就去林家村,一定為父皇和母后每人帶上一對琉璃酒杯來?!?

    長樂公主撲閃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開口說道。

    甜甜的聲音,讓李二陛下和長孫皇后都覺得無比悅耳動聽。

    恍惚間李二陛下仿佛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美妙的聲音。

    剛剛長樂可是說要為父皇和母后,每人帶一對琉璃酒杯而來啊。

    一對就是七百萬貫。

    兩對就是一千四百萬貫啊。

    不愧是自己的親閨女,果然處處為父皇和母后著想。

    在父皇和母后一片歡喜的表情里。

    長樂公主離開了立政殿,和翠竹姑娘一起登上馬車。

    踏上了前往林家村的道路。

    長樂之所以這么信心十足的答應父皇和母后。

    為他們每人帶回來一對琉璃酒杯。

    是因為上次她可是親自跟林然進去過那間存放琉璃的房間的。

    當時她便看到了一整箱的琉璃酒杯。

    只不過她并不知道這琉璃酒杯的價值竟然如此恐怖而已。

    “早知道這么價值連城的話,上次就整箱的搬回來了?!?

    馬車上長樂公主嘟嘟著嘴巴開口說道。

    “殿下,可嚇死翠竹了。竟然能賣出七百萬貫的天價?!?

    “翠竹一輩子,不。十輩子都不敢想這個數字·····”

    翠竹姑娘如今想起在立政殿聽到的陛下和皇后娘娘的一番話。

    都覺得后背發涼。

    作為琉璃酒杯的制造者。

    林然此時還不知道水晶之城的售賣情況。

    當然他對水晶之城的琉璃制品非常有信心。

    就那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鏡子,都能讓李二陛下拍出五六十萬貫的天價。

    更別說自己精心制作的各種玻璃工藝品了。

    到底能賣出什么樣的價位,就看師娘的營銷策略了。

    如果師娘按照自己所說的去做的話。

    效果應該是非常好的。

    就在林然陷入沉思的時候。

    劉好漢,風風火火的一路跑過來了。

    “村長,村長。您上次給俺說過的那個公主來了······”

    劉老漢,上氣不接下氣的開口匯報道。

    林然聞言立即起身。

    快步往村口走去。

    “不知公主殿下光臨,有失遠迎。還請殿下恕罪······”

    林然恭敬的施禮,開口說道。

    “林公子,好像忘記那晚在立政殿父皇允諾過的話了吧?”

    長樂公主眨巴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注視著林然開口詢問道。

    “殿下是說微臣見到殿下可以免禮的事情吧?”

    林然撓撓頭開口回應道。

    “看起來記性不錯,可是怎么不見施行呢?”

    “是不是要把本公主父皇的話,當做耳邊風???”

    長樂不愧是個刁蠻的小公主。

    幾句話而已竟然讓林然難以招架。

    “殿下言重了,是微臣不敢對殿下無禮?!?

    “陛下的話,微臣豈敢不從?!?

    “既然如此,下次本公主就看你的表現了?!?

    “對了,林公子,上次你帶長樂去的那間存放琉璃的房間,長樂還想再去里面看看?!?

    長樂公主眨巴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注視著林然看口說道。

    “殿下,請隨微臣前來?!?

    林然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然后帶領長樂和翠竹,直奔存放玻璃制品的房間而去。

    長樂輕車熟路的徑直走到,上次見到過琉璃酒杯的地方。

    果然,一整箱的琉璃酒杯還在那里靜靜的躺著。

    仔細查看的話,便會發現在最里側,有被人取走兩個的痕跡。

    長樂內心大定。

    按捺住內心的狂喜,回頭轉身注視著林然開口說道。

    “林公子,我可以拿走兩對琉璃酒杯嗎?”

    “當然可以,只要公主殿下喜歡,即便是全部抱走又何妨?!?

    林然微笑著開口回應道。

    “林公子所言當真?”

    長樂公主聞言,內心歡喜的砰砰直跳。

    這可是一整箱的琉璃酒杯啊。

    林公子一張口就是讓自己全部抱走又何妨?

    自己要是不全部抱走的話,豈不是辜負了林公子一番美意?

    想到這里長樂公主自己都感覺到自己的臉頰微微發燙。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豈有不真的道理?”

    林然微笑著回答道。

    “多謝公子美意,長樂就勉為其難的收下了······”

    林然聞言,立即滿臉黑線。

    這果然是個刁蠻的小公主啊。

    收下就收下唄,還得是勉為其難的收下了。

    讓林然郁悶的說不出半個不字來。

    “翠竹,抱好了??傻米屑氈c,七百萬貫一對呢······”

    長樂一臉鄭重的對著翠竹交待道。

    “殿下,剛剛說什么?”

    “七百萬貫一對?”

    林然驚訝的差點岔過氣去。

    這都是什么跟什么???

    這破玻璃杯子,竟然能賣出七百萬貫的天價。

    讓后世的千萬富豪,百萬富豪們知道了情何以堪······

    “公子,本公主不妨直接告訴公子,今天水晶之城的琉璃商鋪開業?!?

    “有一對琉璃酒杯,被人以七百萬貫的天價買走?!?

    “反正你早晚也會知道,既然公子這么爽快,本公主也不能刻意隱瞞什么?!?

    “現在是不是很心痛???是不是想把這些琉璃酒杯收回去???”

    長樂公主眨巴著一雙烏黑明亮的大眼睛,注視著林然開口說道。

    林然聞言內心一萬頭那個什么馬呼嘯而過。

    這個刁蠻的小公主這是撕開自己的傷口不說。

    還要再往傷口上撒點鹽啊。

    可是,自己能后悔嗎?

    自己能收回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不就是一箱玻璃杯子嗎?

    本公子分分鐘便可以制作出來。

    “啊···竟然價值七百萬貫一對?”

    林然一副驚愕的表情,眼睛也瞪大老大老大的。

    這樣才能彰顯自己心疼的表情啊······

    “咯咯···咯咯···林公子果然是心痛了吧?!?

    看著林然驚愕的表情,長樂開心的笑著開口說道。

    “殿下此言差矣,別說是七百萬貫,就算是七千萬貫又如何?”

    “只要是殿下喜歡,盡管拿去便是?!?

    “微臣眼皮都不帶眨巴一下的······”

    林然一副千金一擲為紅顏的表情。一番話,讓長樂公主瞬間感動的無以復加。

    原來自己真的錯怪林公子。

    林公子還是和以前一樣對待自己那么好。

    “公子,為何對長樂這么好?”

    長樂公主小臉微紅,扭捏著小聲詢問道。

    “因為你叫長樂啊······”

    “所以微臣想讓殿下永遠長久的快樂······”

    “長樂相信公子所言非虛,不知道薯條還有沒有?”

    “長樂已經快吃完了?!?

    長樂公主內心比吃了蜜餞還要甜蜜。

    “有,這次不但有薯條,還有薯片······”

    書閱屋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重庆快乐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