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豪杰行 > 第一卷 國仇家恨 仗劍天涯行 第八十四章 兩心相印 生無憾 死何恨

第一卷 國仇家恨 仗劍天涯行 第八十四章 兩心相印 生無憾 死何恨

    次日,流云不等商隊回來,準備回姑蘇。

    步風前來送行,因為有兩名莊客跟隨,流云不好意思讓步風相送很遠。三人就在余杭城北面路口駐馬道別。

    但兩名莊客,也對此事知曉大概了。

    途中,流云又以銀錢賞賜兩名莊客,讓二人回去在老夫人面前為自己說話。二名莊客得了賞賜,自然歡喜,都表示一直要促成流云這段姻緣。

    流云回到少卿山山莊,來見老夫人,老夫人問道:“你們為何先商隊回來了?”

    流云道:“孫兒前去余杭,是為了辦一件事情,今事情已經辦理完畢,所以就回來了?!?

    老夫人詫異問道:“你去余杭辦事?你有何事要辦呢?”

    流云跪下道:“這件事,孫兒本不該瞞著祖母,但是若不瞞著祖母,祖母一定不會讓孫兒前去。今番孫兒自作主張,還請祖母原諒?!?

    老夫人不禁大為驚訝,起身問道:“你且說,你自作主張辦了何事?”

    流云道:“孫兒上次去余杭時候,得遇一少年,那時就已經有意于他?,F在三四年過去了,孫兒已經長大,那少年也做了越國的舟師副將。孫兒這番前去,便是去他家看望他的父母,言明此事。幸得他父母通情達理,愿意將他們的兒子入贅我家。此事沒有先稟報祖母,但孫兒今生已經認定此人了,因為諸多不便,不及稟報祖母得知,所以才私自行事。萬望請祖母原諒?!?

    老夫人一聽,頓時跳了起來,拿起桌上的雞毛彈子,欲要抽打流云,旁邊侍女趕緊拉住,老夫人甚為氣惱,情緒激動對流云道:“怪不得你幾次三番要去會稽,原來是為這等事!”氣急之下,走路都打了一個趔趄。

    侍女連忙扶老夫人在太師椅上坐好,老夫人喘息了一陣,眾侍女又慌忙捶背揉胸,老夫人仍然怒氣未消,對流云喝道:“這等大事,是由你自己做主的嗎?你父母走得早,祖母將你養大,今你大了,眼里可還有祖母嗎?”

    流云跪地流淚叩頭道:“孫兒哪里敢不尊重祖母!這世上唯有祖母在孫兒眼中是最重要的了?!?

    老夫人道:“既然如此,為何要私自與人訂終生之事?我徐家是大戶人家,此事若傳出去,不怕被人笑話嗎?”

    流云叩頭道:“這其中的事情,孫兒一言難盡。若要是稟報祖母,此事必然難成。那孫兒心中就留下終生遺憾了?!?

    老夫人道:“祖母又不是不明事理之人,此事你不先稟報就私自決定,就是天大的不對。你且說,那人是如何人物,值得你這樣為他?還留下終生遺憾了,真是千古奇談!”

    流云道:“孫兒大了,有心中中意的男子,便知道要勇敢地去爭取。求祖母能夠玉成孫兒心愿,祖母若答應,孫兒才說?!?

    老夫人問道:“你且說那人如何?若中我意,此事還有考慮。若不中我意,你就趁早死了這份心罷?!?

    嬌女聞言,便啟奏老夫人道:“稟報老夫人,此事奴婢一直跟隨小姐左右,知道詳實,小姐看上的那人,品行端正忠良,也是越國一流的好男子,只是出身不怎么樣。但他現在已經從軍為將了,還建立有戰功。小姐看上的,不會有差?!?

    老夫人見嬌女也跪在后面,此時幫腔說話,便呵斥嬌女道:“都是你這野丫頭,攛掇我孫女,一天不干好事。你且說,你是如何攛掇云兒去和那人來往的?”

    流云不等嬌女回話,便搶先答道:“此事不關嬌女關系,都是我命她做的?!?

    老夫人呵呵冷笑道:“這還真是主仆一條心了?!钡捍丝膛瓪庖呀浵舜蟀?,見流云跪在地上不敢抬頭,默默垂淚,心中不禁又憐憫起來,便讓流云起來,坐在自己身邊,以手撫摸其頭道:“你且說,祖母也不是不通情達理的人,祖母也年輕過,像你這么大的時候,也曾跟你一樣。只是我徐家家大業大,兒女婚姻之事,不可魯莽草率行事?!?

    流云含淚道:“他是余杭的平民人家,四年前時候,我到會稽去,路經余杭,偶然與他相遇,又在錢塘江觀潮,看見他弄潮的技藝,孫兒便由衷佩服,后來漸生情愫。上次嬌女回家,就是孫兒讓嬌女去給他傳信的。他也曾來過姑蘇,與孫兒在虎丘相會。孫兒與他兩情相悅,已經四年了,孫兒也不想瞞著祖母,這才回家就稟報此事?!?

    老夫人道:“姑蘇達官貴族公子,有十余家已經向祖母提親了。祖母因為事情繁多,一時不及與你提起。你為何要舍近求遠,尋找一個余杭平民出身的男子呢?”

    流云道:“他不是一般的男子,在孫兒眼中,他比姑蘇城那些達官貴族的公子們好一百倍了?!?

    老夫人道:“你且說,他好在何處?”

    流云道:“他叫步風,雖然出身平民之家,但卻是有志有為之青年。四年前便從軍,去年便帶兵出征攻打楚國舒城,身先士卒,建立頭功?,F在被任命為余杭舟師副將,連會稽的越王都曾知道他的名字。且有情有義,四年來也一直在心里愛著孫兒。這等男兒,難道不比姑蘇城里那些公子好嗎?且云兒爹娘,早年為盜賊所害,祖母才讓云兒習武,今云兒心上的人,也是軍中勇士,若能召為夫婿,有他在,山莊的家產便不是多了一份倚靠了嗎?孫兒能得此如意郎君,今生無憾!”

    老夫人聞言,心中沉痛,不禁長嘆了一口氣,良久才緩緩道:“我家云兒是大了,有些事祖母不能左右你了。祖母只是怕你年輕不知世事,為情所迷?!北惆参苛肆髟婆c嬌女,讓她們回房歇息。

    流云與嬌女走后,老夫人便叫來那兩名莊客,問道:“小姐這件事情,你們不曾知道嗎?為何不提前通告我呢?”

    兩名莊客道:“屬下們奉命跟隨小姐,的確發現這事。但小姐之令,屬下們也不敢不從。再說屬下們發現這事后,即便回來告知老夫人也來不及了?!?

    老夫人道:“也罷。只是你們可曾見過那叫步風的男子,人物如何?”

    兩名莊客便大為夸贊步風,說小姐眼力好,這等男子的確是千里挑一。老夫人聞言,不禁心中也有所疑惑,難道這步風果然如他們所說的那樣?便對莊客道:“我知道了,你們且先下去罷?!?

    老夫人對此事心中疑惑,又尋思流云這幾年常常托腮凝神,臉含笑容,若有所思,還種下紅豆樹,原來是心上早有了情郎。便又單獨叫個嬌女,將此事原委都問的清楚了,心中才有所轉念,便欲要讓人去請步風來山莊一趟,親自見之。

    老夫人又跟姑蘇城里的達官貴族富商等問其步風,果然有一半的人都知道,說此人少年英雄,一戰成名,將來必然成為越國的勇將。老夫人聞知,才意態舒解,便修書令莊客前去余杭,請步風前來姑蘇少卿山一見。

    莊客持書信來到余杭,尋見步風家,布封不在,父母出迎。莊客道:“鄙人乃姑蘇少卿山徐氏之客,奉徐老夫人之命,特請令郎步風公子前往少卿山一行,老夫人要親自看視?!?

    步風父母聞言驚訝,不想流云姑娘一回去就將此事稟報了。彼此嘀咕道:“老夫人若要看風兒,這是早晚必然的。但不知犬子能否讓老夫人滿意?要是不滿意,豈不是拆散了流云姑娘與風兒的這一段良緣?”

    二人心中七上八下,便試探問那莊客道:“煩勞貴客為犬子之事奔走。只是我夫妻二人,尚不知道老夫人看視犬子心意若何。貴客可知曉嗎?”

    莊客道:“此是老夫人家家事,鄙人不過奉命送信而已。二位要問老夫人意思如何,鄙人也不敢揣摩。但可以斷定的是,老夫人既然請你家令郎公子前去相見,多半必然是滿意的。不然,豈能讓前來相見呢?”

    步風父母聞言才稍微安心,便請莊客先歇著,好酒好飯款待。步風父親去了城中軍營,尋見步風,說明此事。

    步風道:“這事早晚都要見過流云祖母,晚見不如早見。今趁此事軍中無事,前去見了,也好定下此事。步風今生能得到流云姑娘這樣的女子垂青,死亦何恨!”于是又去營中告假,將軍道:“步副將平素不告假,現在怎么頻繁告假呢?是不是有何要事不得不辦?”

    步風只好實情以告,余杭將軍聞言不禁驚訝道:“原來是姻緣之事,這事倒是不能耽誤。步副將有此佳緣,也算是上天厚愛了。到時候本將一定出席步副將的婚禮,奉上賀禮?!?

    又略略沉吟,對步風道:“你說的這姑蘇少卿山徐氏富商,本將也曾認識得家?!?

    步風驚訝道:“將軍何以識得?”

    余杭將軍便向步風講述了徐氏的往事。

    原來十余年前,余杭將軍還是水師中一小校,那時有盜賊出沒揚子江中,殺人越貨,徐氏的女婿女兒隨商隊來江南,船行揚子江中,為盜賊所害。那時余杭將軍曾跟隨姑蘇舟師都尉奉命去揚子江中剿賊,但遇到風浪,賊沒有剿著,官軍船只卻翻沉江中,失利而還。后來還是徐氏自己出錢招募勇士,剿滅了江中賊盜,為女婿女兒報了仇。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重庆快乐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