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命氣 > 第63章 找不出病因
    葉云清說完就要走進去跟*老師說這事的時候,一位坐在葉正陽前邊座位上小美女蹲了下去,周小白指著里邊輕聲笑道:

    “誒!等會,有好戲看?!?

    葉云清看著那女孩拿著膠帶要整蠱自己的弟弟,葉云清拍了拍周小白的臂膀,笑道:

    “那是我弟弟呀!你這人怎么這樣?!?

    周小白對她笑了笑,她也沒進去,蹲下的女孩好像等待著什么時機,在那一動不動的。

    *老師在黑板寫出一題目,拿著一米長尺指著題目,看著學生,問道:

    “這一題,誰認為會做的,上來做一下,其他的同學也自己在下邊做一下?!?

    那蹲下去的女孩,聽著她們數學老師的話,她用膠帶粘在穿著七分短·褲的葉正陽的小tui上,笑著,狠狠一撕,葉正陽的tui毛被扒了出來。

    睡神狀態的葉正陽疼得站了起來,“啊”的一聲尖叫著,*老師拿著長尺,啪~的一聲,打在講臺上,尖叫道:

    “葉正陽你吵什么吵,正上課呢?你不好好睡你的覺,夢什么游呀!”

    “哈哈哈!”同學都笑了起來,那女孩蹲在那捂著肚子在那無聲笑得肚子都抽痛了。

    清醒過來的葉正陽也不太在意她們的惡作劇,他對這些都免疫了,但他還是環視著四周,他看見他前桌的同學的樣子就知道是對方整蠱自己了,他看到他姐就站在窗外。

    他一驚,他從小就怕他姐,盡管大多數的時候,他姐對自己很好,但要是自己惹姐姐發起脾氣的話,那就不是斷兩條棍子的事了。

    ……葉云清給*老師說了這個事,高個子的俊俏的葉正陽走出來的時候,小步走向他姐,戰戰兢兢說道:“姐你沒生我的氣嗎?”

    “你看我像生氣嗎!”葉云清瞟了樣他,鄙視道。

    聽著他姐說話的語氣,他懸著的心就發下了,傻樂著,推著他姐往外走:“沒有,沒有。姐姐對我最好了?!?

    和周小白近距離碰面時,葉正陽來回指著周小白和他姐,樂笑道:“姐,這是你給我找的姐夫的嗎?和我一樣的帥氣?!?

    聽著她弟的話,葉云清羞澀了起來,臉瞬間緋紅了起來,拍打著她弟的手,羞怒道:“別亂說,他是姐給你請的醫生?!?

    聽著,葉正陽微微往后退了一步,站在他姐后邊。

    ……相相互介紹了一通之后,就開車回她們的家了。

    葉正陽竟然在車上坐著睡著了,周小白也坐在后座,周小白趁機給他號了下脈,好一會,周小白查不出有什么導致他的這樣的病因。

    周小白放開他手時,開著車的葉云清急切地問道:“你找出病因嗎?”

    “暫時還沒有,車上太震了,號不準,到你家,再給他號一次?!?

    周小白知道自己醫術有限,但他想好了,要是自己真的救不了,就把自己的師父介紹給她們,他相信他師父“唐冬青”一定有辦法救治他的。

    “嗯!”葉云清想著,自己本來就只是抱著一點點希望的,她輕輕嘆了口氣,微微笑道。

    周小白坐在一旁沒事做,他眼睛一閉一睜,他的碧綠命氣之眼開啟了,他掃視了下葉云清,看著她的命氣很正常,命氣占比90%,節點同齡人要高,周小白想著:

    “是長壽的命?!?

    由此也說明了開心快樂的人比較長命。

    看完她的就看著她弟葉正陽的,葉正陽命氣也正常,剛好占比85%,但節點要比同齡的要低一點,周小白遙遙頭,想著:

    “希望你的病能治好吧,這樣節點也能恢復正常,你也不至于做個短命鬼?!?

    周小白用碧綠命氣之眼看著葉正陽,覺得他身上的命氣有些古怪。

    但周小白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多看了他幾眼,依舊如此,疑惑的周小白一閉一睜眼,關掉碧綠命氣之眼,閉著眼在那思慮著。

    車子很快就在一座三層高的豪華別墅前院門前停下了,別墅有前后花園……

    女傭給她開院子大門,車子開進·去,停車的葉云清側身拍了拍周小白的膝蓋:“到了?!?

    沒有睡著的周小白從思慮中晃過神來:“這就到來?!笨戳搜?,身邊的“睡神”,用手搖了搖他,不見他醒,“你弟,怎么叫醒他呀!”

    已經下車的葉云清,打開葉正陽這邊的車門,舉起手,要在帥哥面前做粗魯動·作的葉云清,她不好意思笑道:“當然是將他拍醒?!?

    “啪~”的一聲,被打慣了的葉正陽像個沒事人一樣,伸著懶腰,“哦!到了嗎?”

    周小白看著葉云清抽打著她弟的臉,周小白沒說什么,下車。

    打臉的時候,周小白在一旁看著都覺得疼,可能是他落下心里陰影,下車的周小白心想著:“李可的朋友怎么和她一樣,一樣的愛給人嘴巴子?!?

    下車的周小白不自覺地一手捂了下自己的臉,葉云清看著他捂臉的走神的樣子,問道:“怎么了?”

    回過神來的周小白尬笑著:“沒事?!?

    穿過十幾米的前花園,進·入外觀就已經富麗堂皇的別墅內部。

    走進那棟別墅,一眼望見的是極盡奢華的大廳,繁復的燈飾卻發出冷冽的亮光,四面高高的墻壁在柔軟的地毯上投下暗沉的陰影。

    穿過寬敞卻冷清的長長走廊,兩面的名畫里名人的眼睛像是能抓住人的心靈似的,讓人著迷。

    室內的設計自是不用說,可那名貴的裝飾卻遮也遮不住房里的壓迫和冷清。

    還好這些對周小白來說沒什么吸引力,還不如一疊疊的錢、銀·行賬·戶上一串長長的數字給他的吸引力。

    要是豪華大廳中有一堆錢在那,周小白可能會一頭扎·進·去,在錢海之中來一個錢泳。

    葉正陽像條喪·尸一樣,搖搖晃晃地走著,癱在沙發上,一臉要睡覺的樣子,葉云清冷聲道:“小陽?!?

    葉正陽聽著他姐冷冷的聲音,他看了眼他姐,感覺到暴風雨來臨前平靜的葉正陽立馬精神了起來,嬉皮笑臉道:“姐,我沒有睡?!?

    葉云清對她弟一臉嫌棄的樣子,沒理會他,反而看著沒有震驚表情的周小白,對著坐在沙發的周小白說道:“我家還不錯吧!”

    周小白笑了笑:“你們這些有錢的房子,哪能叫不錯呀!要是這樣都只算還不錯話,你叫我們這些窮人怎么活哦!”

    “你要和什么飲料?”葉云清笑了笑,往她們家的大冰箱走去。

    周小白邊翻著他的小背包邊回應著:“給我來一杯涼白開或礦泉水都行?!?

    坐在周小白對面沙發上的葉正陽看著周小白拿出來的東西,他慌了,慢中有快地移了沙發的另一頭,遠離周小白。

    周小白將銀針套裝、脈枕拿出來,看著葉正陽眉頭緊皺的樣子,周小白沒有笑,認真平靜道:“正陽,你很怕醫生嗎?”

    葉正陽看著他,點點頭,但依舊保持著警惕,有一種,周小白要是走過去,他就跑的準備意識。

    拿著一杯水和兩瓶領料過來的葉云清笑道:

    “他當然怕呀!從小就拍各種片子,拍完片子就開始打吊瓶,一天吊四五袋,人都要掉吊傻了,還有就是,每次都要抽血,你說能不怕嗎?他早就對你們醫生產生了陰影了?!?

    葉云清將一杯涼白開給周小白:“給!”

    周小白接著:“謝謝!”

    葉云清走了幾步,座在她弟旁邊,將一瓶飲料遞給她弟,葉正陽接過,她拍著她弟的大tui,安慰道:“小陽不要怕,姐姐陪著你?!?

    聽著,葉正陽像個小孩子一般將頭貼著他姐的后背撒嬌。

    在外人面前,她弟這樣對自己撒嬌,覺得有點尷尬葉云清沒說什么,反而抓著她弟地手輕拍了幾下,對周小白微微笑了笑。

    周小白也笑了笑,沒有說這事,反而問道:“我聽我師父說過,會下蠱的人,有一種瞌睡蟲,瞌睡蟲進·入人體后,也會讓人出現這種睡覺的顯現?!?

    葉云清嘆了口氣:“找過,當初我們也是這樣認為的。

    我們為此花費了打量的人力物力,還真的給我們找到了一位老人,老人以前就下蠱養蠱蟲的。他給看了,他說我弟身上沒有瞌睡蟲之類的蠱蟲?!?

    “這樣嗎?”周小白皺了皺眉,拍了拍脈枕:“那我再給正陽號下脈,來,正陽把你的手遞過來?!?

    葉正陽一臉的不情愿,靠在他姐的后背無動于衷。

    葉云清側身,玉手輕拍著她弟的雙臂,鼓勵道:“你已經是位男子漢了,不要怕,快過去,姐姐就在著這里”

    聽著他姐的話,有點恐懼的葉正陽只好一臉不情愿地晃晃悠悠走到周小白這邊的沙發坐下,坐在周小白旁邊,將手放在脈枕上。

    周小白眼睛一閉一睜,碧綠命氣之眼開啟,三根手指搭在葉正陽手的脈搏上,仔細認真地感聽著、思慮著、碧綠命氣之眼觀看著。

    周小白開啟碧綠命氣之眼,一是,他可以看到葉正陽的命氣變化;二是,他的感官變得更靈敏,更有利于號脈和觀察。

    5分鐘過去,周小白的三根手指依舊搭在葉正陽的手的脈搏上,但周小白還找不出他的病因。

    周小白眉頭緊皺。

    葉云清擔憂地坐不定,握著拳頭捶著自己的手掌。

    對著病已經絕望到麻木的葉正陽臉色變得耐煩了起來,要不是他又愛又懼的姐姐在這里看著自己,他早就甩開周小白的手,睡自己的覺去了。

    手指搭在葉正陽脈搏上的周小白不看他神色變化,都知道他的情緒波·動。

    找不出病因的周小白放開他的手,尷尬笑道:“正陽,你去睡你的覺去吧!我有些事跟你姐說?!?

    葉正陽對周小白輕視了起來,切~的一聲,站起來,對他姐說道:“那,姐,我先回房間了?!?

    “嗯!”葉云清應他后,尷尬地看了眼周小白。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重庆快乐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