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奈何前夫又后悔了 > 第038章 冷暖自知
    真沒想到,自己的母親竟會說出這么一番話,簡直到了蠻不講理的地步,照這推理的話,她和賀謹珹結婚所享有的好處壞處是不是也該分攤?共同承擔?

    她心里霎時就心寒惱火至極,直接斥問道:“媽,你這說的是什么話?這能算在補償金里嗎?贈予就是贈予,怎么也算是補償金呢?能不能講點道理?”

    她主動給是一回事兒,被強制讓是另一回事兒,這真的很令她心寒,接受不了。

    “那你說,這起因是不是因為你爸,然后你受益?”

    “可是……”

    “沒有可是,這是事實,找個時間,就后天吧,后天是星期一,去把過戶手續給辦理了吧,以后這事就不再提,這里也還是你的家,想住想回都隨你,就只是變更一下產權而已?!?

    齊曉芳是鐵了心地將她往絕處上逼,逼她趕緊做出抉擇,覺得如果因此無路可走而選擇和賀謹珹復婚就更好。

    曲蘭心心里頓時有種深深的絕望,沒想到最親最愛最信任的人都這么對她,隨后她一臉失望,突然冷笑一聲,索性就破罐子破摔,將一切都斬斷得干干凈凈,“好,我全給你們,從此以后,我就再也不欠你們什么,也不要再說,因為爸爸的死,我享受了所有的好處,占了所有的便宜!我累了,要睡了,你出去吧!”

    齊曉芳看到女兒這副表情,霎時又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了,突然有些于心不忍,但話到嘴邊卻又哽咽回去,最終什么說也不說,一臉哀傷起身就往外走,默默地開門出去,并把門關上。

    聽到關門聲響起,曲蘭心的淚水就再也抑制不住,霎時就婆娑而下,哭成淚人。她從來沒覺得自己那么委屈過,真的到了無依無靠、還要為孩子撐起一片天的地步,這讓她如何是好?

    齊曉芳關上門后,淚水也止不住滑下來,看到自己孩子如此,她的心痛也差到哪去,她在走廊里愣站一會兒,就朝曲尚淳的房間走去,找借口叫她兒子出來,然后去她房間。

    “有話和你說,坐吧!”齊曉芳轉身坐到床邊,叫兒子坐到梳妝前,一臉愁容說。

    曲尚淳順意坐下,很疑惑好奇問:“什么事兒?”

    “你先答應我一件事,以后無論發生什么事,即便我和你奶奶都不在了,這里也會一直是你姐的家,要給她個容身之所,能答應嗎?”

    “媽,你在說什么???她是我姐,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呢,這里當然一直都是她的家,即便你們都不在了,我依舊還是她的娘家,有什么事一定幫她撐著,放心吧!”曲尚淳一臉堅定,很鄭重地說,“現在是發生什么事兒了嗎?”

    “為了讓你姐復婚或再婚,我要求她把這房子過戶贈予你,下星期一就去辦過戶手續,她答應了,你這邊自己安排一下,哦,還有,這事你先不要和你媳婦說,免得又生出什么事端來?!?

    曲尚淳一聽,霎時就一臉著急,“媽,你怎么可以這樣呢?我姐現在離婚一個人帶著孩子,你這不是將她往絕路上逼嗎?”

    “你不懂,你姐的性子我清楚,不逼迫她一下,她就不會做選擇,賀謹珹對她還有感情,中間還有孩子,只要她稍微服一下軟,他們就有復婚的希望,我是不想看到你姐重走我的路子,一個人守著孩子辛苦一輩子,什么都得獨自承擔,受委屈了累了連個哭述依靠的人也沒有!你能明白嗎?”

    聽到這兒,曲尚淳看著自己的母親,心里不禁五味雜陳,酸楚不已,他能理解他母親口中所說的那份辛苦與無奈,也不希望他姐也經歷這些,但是顧慮道:“也許,我姐只是需要時間呢?根本不用這么逼迫她……”

    “都已經四年了,再不復婚就真的沒希望了,就賀謹珹那條件、那家世,他還會等多久?這時間真的不等人,就這么辦了,你照著做就是了,也不要和他人聲張這事,就你我知道就行了,去休息吧?!?

    “知道了?!鼻写緹o奈重嘆一氣站起身,算是默認了他母親的決定,轉身就往外走,“你也早點睡吧,晚安?!?

    齊曉芳沒再說什么,轉頭看向墻上相框里,看著丈夫的相片,淚水止不住又滑下來,她心里到底有多無奈、有多于心不忍、有多心痛,只有她自己最清楚。有些事、有些遺憾,只有經歷過才最能切身體會,她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女兒也經歷這些、也懂這些。做法自私也好、殘忍也罷,她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得到的是最好的,做最正確的選擇,避免不必要的彎路白白受苦,然后是一生坦途,不留遺憾。如果可以,她寧愿都是她自己來承擔承受這一切,只可惜不行,所以她只能盡量盡力而為。

    安怡閣里,賀謹珹睡在以往曲蘭心所睡的臥室床上,翻來覆去滿腦子想著接下來該怎么做合適,真的甘心就此放手?好不容易才走到了這一步,床被上余留有曲蘭心和孩子的體香,這令他越想就越不甘越不舍,只是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次日,曲蘭心需要去培訓機構上班,把賀粲溪哄好無奈交給她媽媽帶后,就憂心忡忡出門,心里總有些忐忑不安。

    進到辦公室,她張嫣已經先到,正忙于整理上課用的課件,一見到她,霎時一臉八卦好奇,待她坐到座位就即刻移椅湊過去,很八卦問:“昨天那位,真的就是你前夫???”

    “嗯?!?

    曲蘭心面無表情,將包包放進桌下柜子里,然后開始整理輔導課所需的東西。

    “就他那條件,簡直是所有女人的夢寐以求,對你又有感情,你為什么還要離婚???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張嫣眼神復雜,很好奇又問。

    她的話曲蘭心一聽就很不愛聽,好像離婚全成了她的過錯、問題全出在她一樣,三觀跟著五官走,難道就因賀謹珹家世雄厚、出類拔萃、還帥出天際就可以無法無天沒道理了?他即便出軌也是她造成的、她逼的?這還有沒有天理???僅憑一張臉及家世就可以顛倒黑白及所有?

    “這鞋子合不合腳只有穿鞋的人才知道,喝下去的水是冷是熱只有喝下去的人才清楚,就像你前段婚姻,幸福不幸福只有你最清楚,個中滋味甘苦你最切身體會,你既然體會過,為什么還能問出這種問題?是還沒吸取教訓?還是想重蹈覆轍?或是還想用人生賭一次?既然這樣,你為什么不直接復婚?”

    面無表情,眼神犀利,問題問得更犀利傷人,這一刻她突然明白一個道理,自己的事情,最好不要毫無保留地與人述說或分享,不然,最終受傷的只會是自己,指定還會被人背后說三道四、鄙夷糟踐呢。

    “不是,也沒別的意思,就只是隨口一說,你別往心里去啊?!睆堟滩]想到曲蘭心竟然會生氣,也想不出哪里問錯了,也更沒想到她竟然會那么敏感過激,平時看著和和順順的,沒想到竟是個擅于隱忍的家伙,不禁驚愕之余,就急忙賠禮道歉。

    曲蘭心不想多說什么,想著以后保持距離,不走近就是了,畢竟是同事,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鬧僵了也不太好,除非辭職不干,就抱著上課用的東西站起身,“我去教室準備了,回見!”

    “哦?!?

    張嫣詫異看著她站起身,轉身往外走,沒再多說什么,只是心里不禁郁悶嘀咕道:“不就聊了幾句嗎?這都能生氣,真矯情!神氣啥呀?怪不得會離婚?!?

    曲蘭心教的是美術和語文,上午的美術,下午是語文,因此手上抱很多與少兒繪畫相關的東西,出辦公室沿著走廊朝教室走去時,隨后跟著一起走出辦公室的另一名同事路雯珊抱著課本文案走在她右邊,突然微笑低聲說道:“你來這里上班還不久,很多事情不知道,也才會和她走近,她這人最好別走近為好?!?

    她?曲蘭心自然知道是指張嫣,只是并不知道路雯珊話里是什么意思,很多同事不喜歡和張嫣來往,即便來往也很疏遠,她是看得出來的,只是并不知道為什么,有些男同事聊到張嫣的話,還偶爾會一臉鄙夷,這是為什么呢?

    “為什么?能說說嗎?”

    路雯珊臉上笑容頓時意味深長,不是很想說,但又忍不住要說,隨后湊近她輕語,“張姐的前夫呢是弱精癥患者,生育的可能性極低,然后她的女兒呢據說是酒吧一夜情懷上的,反正不是她前夫的,后來自然是被她前夫知道了,后果怎么樣不用說你也知道的,這些事,以前和她同批的同事都知道,只是不想說而已,她這人還總是自以為是,還永遠覺得自己沒錯,錯的是別人,還總說她前夫怎么著怎么著,可笑不?好了不說了,反正和咱們也沒多大關系,教學看的是能力又不是人品,對吧?”

    曲蘭心一臉震驚錯愕聽著,不由地目瞪口呆起來,不敢相信道:“真的假的?”

    “我騙你干嘛?和她無冤無仇的,只是有點看不慣,又見你為人還不錯,就隨口一提而已?!甭扶┥和埔幌潞诳蜓坨R微笑著說,隨后轉身進教室,去做課前準備。

    曲蘭心抱著東西繼續往前走,思緒變得有些復雜,不由在想,如果事情是真的,難道張嫣就不怕她前夫一氣之下、行為過激把她們母女給殺了嗎?這可想想都后怕??!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重庆快乐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