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茉莉—微光之城(上)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徐正淳生日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徐正淳生日

    徐正淳和華仔回到翠湖的時候外面已經天黑了。我一直站在門口等他們回來,因為今天是他生日,我想他一進院子就能看到我。

    “英子,外面這么冷,你怎么站在這里?”

    車剛還未停穩,徐正淳就發現我一個人站在大門口。馬上推開車門下車,解開大衣服扣子把我包起來抱在懷里。

    “我想等你回來,想你一開門就能見到我?!?

    我兩手掉在他的胸前,主動在他有些出油的額頭上親吻了一下,順手摘下了他掛在鼻梁上的眼鏡。

    “寶貝,為什么最近我一回家你就把我眼鏡摘了?我什么都看不見,怎么陪你呢?再說我今天沒戴多久的,眼睛不會痛?!?

    徐正淳并不惱我摘他的眼鏡,而是想著他看不見,沒法好好陪我。同時還用自己的臉挨著我的臉,微笑著在我臉頰親吻了一下。

    “你看不見沒關系,我做你的眼睛,我陪你?!?

    我抱住他的脖子,像個孩子一樣掛在他脖子上。他一手抱著我,一手接過華仔手中我送他的盲杖,慢慢的抱著我慢慢穿過噴水池上臺階走進門廳。

    “老二,你怎么用盲杖?”

    徐省長很奇怪的看著自己兒子手上的盲杖,慢慢的走進屋里,手里還抱著我。

    “爸,我本來就看不見,用盲杖很正常。這是英子怕我摔倒,特地幫我準備的?!?

    徐正淳輕輕的把我放下,然后收了手上的盲杖。我拉著他的手,帶他走到客廳的沙發上。

    雖然我知道他完全不用人照顧,家里的一切對他來說都很熟悉。但他還是很耐心的配合著我,笑著應承我。

    “我很好?!?

    徐正淳怕他父母擔心,有補充了一句。

    老二從來不愿意承認自己看不見了,現在又愿意承認了。這個女人真的給他帶來了很多的改變,他開始接受自己了。雖然他本不需要這些,但他為了英子也樂意去接受了。

    “英子在我身邊,我看不看得見,已經沒有那么重要了。我只希望她每天都是開開心心的在我身邊,每天忙完回來能聽到她的聲音就很滿足很幸福?!?

    徐正淳把自己的手套,外套脫下來,小芝接著放著門廳的衣帽架上。

    這些照顧他的活,他從來不讓我做。他說過如果哪天小芝不愿意照顧他了,那這些事就他自己來做。我只是他愛人,永遠不用我去照顧他。但他永遠都會把我護在自己的懷里。

    “爺爺,你也來了。今晚我們倆爺孫要好好喝幾杯,好久沒熱鬧過了?!?

    徐正淳走進客廳馬上邀請徐老爺子今晚一起好好喝幾杯。

    這人也太牛了吧,徐老爺子從可是一直都沒有發出一點點聲音的。

    “媽,爸,爺爺,今晚就留在這吧,我們一大家人一起守歲?!?

    這么些年了,徐正淳從來都是一個人過,匆匆回公館看一眼又匆匆回到酒店,他從來不覺的這些家人團聚的幸福是他的。

    現在英子在他身邊了,他想親人們都能在一起,這樣才有家的味道,這才是他期盼的生活。

    “好,今年不回去,在這和你們一起過年,英子今晚還準備了節目,說要一起守歲的?!?

    徐媽媽聽自己兒子讓他們留下,這是六年來第一次,以前他在公館絕不多待一會兒的?,F在一家人湊齊了,終于像過年團圓了。

    “老太爺,老爺,夫人可以準備吃飯了?!?

    小芝恭敬的走到沙發前請他們吃飯。

    “小芝,不用這么拘謹的。放松一點,今天就我們這一大家人?!?

    小芝在扶起徐正淳時感覺到了小芝的拘謹和緊張。輕輕的告訴她,她和他是一家人,我們大家是一家人。

    “明白,二哥,那今晚我是不是可以不用照顧你了?!?

    小芝馬上問道徐正淳是不是可以不用照顧他了。

    “???哈哈哈!原來你在這等著我呢。你不照顧我,那我怎么吃飯?你不會想著讓英子照顧我吧?”

    徐正淳一聽,原來這小妮子在這等著我呢。

    “放心吧,二哥,我們是一家人,我會照顧你的?!?

    說著扶著徐正淳往餐廳走去。徐正淳其實完全可以生活自理的,但是有時他總會給他們找點事做,免得她們上天。

    “梅子,你不回去沒問題吧,我怕母親罵你?!?

    我和梅子一邊準備食材一邊聊天。

    “不會,你走后我就沒在家過個春節,這會兒她以為我又跑去哪里玩去了。再說了,是爸爸讓我留下來陪你的?!?

    梅子一邊擺著碗筷,一邊安慰我。

    “我把你的情況和爸爸說了,他說你是因為離婚的事情緒波動大才會做噩夢。過段時間就沒事了?!?

    我幾乎每晚都會從噩夢中驚醒,所有事情說給梅子聽,告訴她我在夢里看到的事情。梅子把我的情況反映給爸爸,希望他能幫我找到解決的方法。

    “所以,姐,你現在要好好的和大豬蹄子過。他給你安穩的感覺能讓你減少做噩夢的次數?!?

    我聽梅子這樣說,也很認真的點點頭。

    “爸爸說過完年他就會過來,他想看著你領證結婚。他說他這次不會在錯過了?!?

    梅子又給我傳來一個好消息。

    晚上一大家人是吃的火鍋。一方面是因為我喜歡吃火鍋,還有一方面是,我不會做飯,梅子手藝也不咋地,而小芝的廚藝和我的差不了多少。幾個男人會做飯結果全都不在家。所以小芝和梅子只得去市場買了很多吃火鍋的食材,今晚吃火鍋了。

    “英子,這大過年的,就讓我們吃這個?”

    徐正淳側著耳朵聽到桌子上咕嘟咕嘟的水聲,已經猜到我們今晚要吃啥了。

    “這個——,那個——,好吧!我們承認三個女人的廚藝都不咋地,今晚只能將就了?!?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不做任何解釋為什么過年只能吃火鍋的問題。

    “火鍋不錯呀,一家人吃多熱鬧呀。這個叫熱火朝天?!?

    徐老爺子一看桌子上擺的火鍋,馬上就來興致了。這火鍋就是要人多吃起來才熱鬧。

    “爺爺,熱火朝天這詞不是這么用的,你怎么現在跟英子一樣亂用成語呢?”

    徐正淳一聽自己的爺爺也亂用詞,馬上笑著糾正徐老爺子用錯成語了。

    “跟英子學的,她是想到啥說啥。我是絞盡腦汁才能搜刮到這個不合適的詞?!?

    徐老爺子并沒介意自己孫子說自己用詞不當,還特意調侃自己一下。

    “這火鍋多好呀,這樣才有過年的氣氛。小苗你說是吧?”

    徐媽媽也附和道。然后朝我投來一個優秀的眼神。

    “來,今晚我們火鍋下白酒。不過,我特意給幾位女士準備了紅酒。小苗雖然也是女士,但你只能喝飲料?!?

    徐邦國看著這一桌子的火鍋就知道是我們三個不會做飯的女人的杰作,馬上跑去拿了好酒來。打算今晚大家一起喝個痛快。加上老二已經六年沒和大家過生日,過春節了。今晚真的很難得,所以一定要一家人好好慶祝一番。

    “好!開始吧。不要辜負我們三位女士的辛苦勞動?!?

    我發現一個問題,徐正淳是坐在主位上的,爺爺都是坐在主客位上。我悄悄和小芝說徐正淳坐錯位置了。小芝只是笑笑說,沒有坐錯,本就要這么坐的。

    雖然我很疑惑,但是我也不好多問,因為有些問題,小芝也沒法回答我。而且我發現小苗作為他的女兒也只是坐在奶奶身邊離他比較遠的。

    “正淳,謝謝你照顧我們姐妹倆,這杯我和你喝?!?

    我端起手邊的紅酒,轉頭向徐正淳。徐正淳先是一驚,臉上馬上露出笑容。

    我的小女孩,我的寶貝。是我謝謝你,謝謝你能到我身邊來。

    “英子,是我謝謝你,這杯我喝了,你那杯,我也喝了。我只想和你說,我真的真的很愛你?!?

    徐正淳端起自己手邊的白酒一飲而盡,又把我珉了一小口的紅酒一飲而盡。

    “我有個禮物要給你,你等著,我去給你拿?!?

    我接過他手中的杯子放在桌子上,就跑去餐廳的壁櫥里面拿事先準備好的盒子。

    “你要給我禮物?”

    徐正淳臉上又是欣喜,又是驚訝。對他來說我就是個小摳門。怎么會知道準備禮物呢。

    “嗯!這個給你的?!?

    我把大盒子放在他懷里,他伸手去摸盒子。

    然后他們全部都站起來,探著頭來看。特別是徐老爺子,跑得最快。

    “二哥你打開看看,英子準備了好久的?!?

    小芝也站起來,把徐正淳的手放在盒子上的蝴蝶結上。

    “英子,你能先告訴我這是什么嗎?你不要在里面放了一疊現金,或者是一朵菜花。因為我只能想到你會送這個?!?

    說著他自己都哈哈笑了起來。大家也笑了起來。

    “不是啦,你們不要笑,我沒那么俗氣,你自己打開看看?!?

    我看他們都笑我,有點急了,催他打開。

    “對呀!大豬蹄子,你打開看看,我姐花了好多心思的?!?

    梅子也開始催徐正淳了,因為她們兩個只看到我只前面,后面的沒見到。

    “英子,能給我眼鏡嗎?我想看看?!?

    徐正淳還是沒拆盒子,我不知道他為什么不拆,但我還是拿了眼鏡幫他戴上。

    我看著他慢慢的拆開盒子,手指都在顫抖著,就像是在拆一件珍寶。

    “這是你織的?”

    徐正淳打開盒子,里面是一件米白色的羊絨毛衣。繁瑣的豎型花紋,雖然看不清楚,但是手指觸摸到的那一刻,手指顫抖的厲害。我的小女孩給我織了一件毛衣,是件毛衣,我的小女孩幫我織的毛衣。

    “對呀,織了好久才織好的。你要不要試試,我晚上有偷偷量過你的尺寸,應該是合適的?!?

    我看著他,問他要不要試試。

    “好。一定要試試,要穿著,一直穿著?!?

    徐正淳的聲音有些顫抖,有些沙啞。左眼含著眼淚。

    說著他站了起來馬上脫掉了自己身上的西裝,里面的馬甲,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衣。拿起毛衣套在了襯衣的外面,又把眼鏡戴好。

    “我看看?!?

    我站起來,一步跨到他身邊,幫他整理起來。

    “我就說嘛,剛合適?!?

    當我幫他整理到他面前時,他卻一把把我抱住了,當著他們所有的人的面直接和我吻了起來,嘴里傳來陣陣酒味。

    我都有點呼吸不上氣了,他才意欲未絕的松開我,卻仍把我抱在懷里。

    “你怎么這樣,一大家人看著?!?

    結果我一轉頭,發現他們一個個迅速跑回自己位置坐下,拿著筷子在鍋里夾菜,完全當沒看到剛才的事情。

    “你是不是織了很久,累不累?手給我看看,有沒有受傷?”

    說著拉著我的手,一根一根手指摸,生怕有點傷在上面。而且我明明看到了他的眼淚從左眼滑落下來。

    “沒有,我只會做這個,想來想去,你生日我只能送你這個。因為別的你不缺,而這件毛衣是我的心?!?

    我把他的手放在我的心臟的位置,告訴他我的真心在這里。

    徐正淳笑著把我緊緊的抱在懷里。

    當我一轉頭,明明一個個看得可有興致了,可又當沒看到一樣。

    “我們怕長針眼?!?

    “你們這狗糧撒得有點狠,我得喝一杯壓壓驚?!?

    “我們啥也沒看到?!?

    “等不及了是吧,上樓去。我們給你們留著。

    “我是不是又要準備抱孫孫了?”

    他們幾個你一言我一語的,一邊說著,一邊往我們碗里夾菜。

    “寶貝,這個生日禮物我太喜歡了,太喜歡了。我要一直穿著它,一直穿著它?!?

    小女孩,謝謝你。雖然你從來沒有說過愛我的話,但你總說用你的行動在告訴我,其實你是愛我的,只是你不愿意想我那樣把愛說出了。我的小女孩,我愛你,我會一直陪著你,護著你。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重庆快乐10